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3分彩: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诗说 卷下

[ 惠周惕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诗说卷下

比常棣于兄弟一本之荣无偏萎也兴伐木于友朋众力之聚无废功也故安乐而弃兄弟是自蹷其本矣富贵而弃友朋是自翦其助矣

文王之于混夷也始命南仲伐之既城朔方御之又遣戍役以守卫之观采薇出车杕杜三章经画之次第防御之精密尚可想而知也自是以后一坏于穆王再坏于宣王穆王之北伐也迁畎夷于太原则朔方之险吾与彼共之而防御不足恃矣宣王之北伐也仅至太原不修城隍不设戍兵其计固已疎矣而又东征西讨以自挫其威于千亩则畎夷有不窥其隙而动其心者乎幽王之祸吾固于宣王时卜之矣

敖在郑州荥泽县西十五里左传所谓设七覆于敖前是也又左传晋师在敖鄗之间郡县志敖鄗二山名通鉴地里通释引诗为证而外传又有杜伯射王于鄗之文周春秋亦言宣王会诸侯田于圃杜伯从道左射王岂圃即圃田鄗即敖鄗之鄗耶[郑笺甫草即圃田]第周春秋又云射王中心折脊而死考之诗词与此不类以意度之杜伯者公子彭生之类也襄公见彭生未尝死杜伯射王当亦未必死也且外传第言射王不言王死岂周春秋附会以言死欤韦昭注鄗鄗京不知何据姑存此以俟博雅者论定焉

鸿鴈之子于征传云侯伯卿士也诗本义云使臣也朱子集传云流民自相谓也按周礼地官县都之委积以待凶荒旅师用粟春颁而秋敛之凡新甿之治皆听之使无征役廪人掌九谷以治年之凶荒令邦移民就谷旅师遗人皆士廪人有下大夫二人则赈贷存恤之事必有大夫士以主之即诗所谓之子者也劬劳于野言之子拊循流民身亲劳勚之事所以美之也若流民相谓岂特劬劳而已耶

维熊维罴兆幽王之祸维虺维蛇兆褒姒之乱安在其为祥哉岂宣王末年好言符瑞大人所以有是占欤此端一开无羊遂有牧人之梦正月亦有故老之占纷纷藉藉相率而为讹言矣

周室之亡讹言亡之也民言无嘉讹言起于下矣具曰予圣讹言煽于上矣妇有长舌讹言及妇人矣盖讹言兴则是非眩是非眩则邪正淆邪正淆则谗谮行谗谮行则祸乱及必至之势也齐之稷下汉之月旦晋之清谈南北之诗妖皆讹言类也五行志曰君炕阳而暴虐臣畏刑而箝口怨谤之气发于歌谣是也

节南山正月雨无正序俱谓刺幽王郑谓十月之交以下当刺厉王孔氏又谓雨无正斩四国笺云诸侯妄相侵伐指厉王时沔水笺云诸侯妄相侵伐指宣王时而论语注以为平王东迁诸侯始相侵伐幽厉虽无道尚能治诸侯故论语注征伐自诸侯出从平王为始三家之说已乖剌不相合矣而诗言亦有可疑者四焉幽厉之将亡也召公知之芮良夫知之伯阳父知之然犹曰其与几何曰周室将亡皆惧而诫其将然之辞今曰国既卒斩曰宗周既灭直是已然之事矣若未斩未灭而以斩灭期之不几病风丧心作诅天子乎里巷小民为此言者犹将隐其姓氏以免祸不应直言家父作颂也其可疑一也檿弧箕服之谣虽闻于诸侯然及褒姒之存王室大夫亦何敢言今曰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其可疑二也春秋桓八年天王使家父来聘十五年使家父来求车是家父历幽平桓三王不应若是之寿其可疑三也谓尔迁于王都笺以为王都为彘刺羣臣之不从王者厉王之流彘也宣王在召公之宫国人围之召公以子代宣王乃得解厉王之流宣王尚不能从而谓羣臣能从之乎且彘不闻有都之名其可疑四也今按节南山为家父刺尹氏而春秋隐三年书平王崩是年即书尹氏卒则诗之尹氏即春秋之尹氏其为平王时无疑矣公羊于尹氏卒为讥世卿其说与家父之诗合家父之求车也在十年之后其作诗也在十年之前亦为不甚悬隔矣骊山之祸振古未有作诗示诫正宜明言曰既斩曰烕之亦殷鍳不远之意也且褒姒于平王为雠陈其恶而归罪焉亦平王意中之事无虑其直而罹罪也雨无正卒章明刺羣臣之不从迁者左传瑕禽曰昔平王东迁吾七姓从王从王而止七姓则不从者亦多何必纷纷曲为之解也刘公瑾谓节南山正月雨无正皆东周之变雅其后雅亡于上而国风作于下于是春秋托始于隐公之元年实平王之四十九年其言甚伟因广其意而详辨之

郑氏谓十月之交是夏八月苏子由谓阳月是夏十月孔氏及孙莘老是郑说朱文公及严华谷是苏说是苏说者则以左传二至二分日有食之不为灾又汉历无幽王八月朔日食之事惟唐历有之出于后人附会是郑说者则以春秋昭七年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其年八月卫侯恶卒十一月季孙宿卒以此知虽在分至亦有灾又汉历古历有差古历无推日蚀者王基独言周无八月辛卯交会之事不足信以此两说抵牾又有从而为之辞者王伯厚调黄帝颛顼夏殷周鲁六历皆无推日蚀法通鉴皇极经世秦始皇八年岁在壬戌吕氏春秋云维秦八年岁在涒滩[申]历有三年之差后之算历者于夏之辰弗集于房周之十月之交皆欲以术推之亦已疎矣余谓诗志岁时皆是夏正此无俟远引即观下煜煜震电之句已知郑说之误岂有八月震电而诗人诧为灾异者哉

 月令仲秋虽有雷始收音之句然历考春秋史汉记异未有书秋月震电者知此时雷电不足为灾异也

皇父孔圣作都于向孔氏曰左传桓王与郑十二邑向在其中按隐二年莒人入向杜注向小国谯国龙亢县东南有向城晋书地理志魏武分沛立谯郡统县七谯城父酇山桑龙亢蕲铚是在晋豫州之域也又十一年王与郑人苏忿生之田温原絺樊隰郕攒茅向盟州陉隤怀杜注向轵县西有地名向上晋书地理志河内郡汉志统县九野王州怀平皐河阳沁水轵山阳温轵小注故周原邑是在晋司州之域河内之地也今据正义及诸说则皇父之都是河内之向非龙亢之向矣河内于东都则近于西周则远皇父若为幽王卿士何为食采远地其为平王时无疑或曰周封卿士安得尽以近地予之如山甫在樊苏公在温非皆河内之地乎曰王命仲山甫式是百辟书曰司寇苏公以长我王国皆言诸侯也诸侯之国远近惟命非若卿士采邑必近王室也且都之与国固有间矣曰樊曰苏皆国名未闻河内有向国也若前所谓龙亢之向又不在河内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